【春节故事】在路上
发表时间:2015-12-21    来源:新疆文明网

冬天是寂静的,寂静的只能听见归乡的脚步声。

  ------题记

  积雪被人堆起来,放在道路两边,形成一道道雪墙,路面上有车胎划过的声音,偶尔还能听见拉杆箱呼噜呼噜的拖行声。思绪飘回了多年前的冬天,那个拉着行李箱急匆匆行走的我。

  那时候,大学校园里是没有雪的,因为即使下了也不会保存超过一天。满校园的主打色仍旧是绿色,树上是大而宽的墨绿叶子,草皮依旧泛着绿意。潮湿的空气中又多夹杂了寒冷,让人多待一秒的冲动都没有。

  外地的学子都是这样,尤其是像我这种在大西北长大的学生更是无法适应这种没有暖气,阴寒潮湿的冬天。于是,每当课程结束时,大家会仔细的计算着最后一门考试结束的时间,然后往前推一个月,在那个日期上标注着:买火车票。

  春运,史上数量最多范围最广的一场哺乳动物迁徙活动。形形色色的人都在这个队伍当中,有外地打工的,有外地上学的,还有回家探亲的。百万大军的迁徙,火车票却没有那么充裕,而衍生出的站票仍旧无法摆脱供不应求的市场现状。

  于是,我们很庆幸自己手上有个一本本,上面写着“学生证”三个大字。有了学生证你就可以比春运大军提前半个月买到车票,当然还有优惠,这让我们这种疆外上学的学生少了很多竞争者。外部竞争者可以排除很多,但内部竞争却是相当激烈。每天只有一趟下午七点的列车开往乌鲁木齐,而学生又有很多,不止是去新疆的,途经的河南、西安、甘肃,那些都将成为你的竞争者。

  像打仗,还是像抢车位?其实都很像,要知道,到乌鲁木齐是四十个小时的车程,一旦你没有抢到卧铺,那么你就只能在硬座车厢内直挺挺的坐着回家,到家后脚肿得会让你连脱鞋子都很困难。我怎么知道?因为我坐着回去过,那感觉,让人终生难忘。

  综上所述,春运火车票一票难求,而卧铺车票则是难上加难。

  所以为了稍微舒服点回家,你必须要在放票的前一天去车站通宵排队。为什么不去学校对面的代售点?那里坑你没商量,等到她慢悠悠的过来开门售票,你就只能默默地坐着甚至是站着回去。“早起的鸟儿有卧铺”这就是我们的口号。于是等到十点后,大家裹着厚厚的衣服,里面贴着暖宝宝,带上热水杯,拿着考试资料,拉上同行的小伙伴们,浩浩荡荡地出发了。

  首先,过去要先熟悉地形,找到早上放票的一排窗口。其次,趁着人还不多先去快餐店占据一席之地。最后,当你被所有的快餐店都嫌弃过后,默默地回到售票地点围在一起保暖。

  当你熬过最困难的凌晨时分,占据窗口第一的位置,用一沓学生证和一叠百元大钞换来几张火车票时,你会发现挨饿受冻熬夜都是值得的。

  火车站候车厅,大部分是学生。你总能从茫茫人群中分辨出来新疆的学生,听着他们聊天说话,你的归属感瞬间提升了好几个百分点。

  在经历拎包狂奔,抢占包位,上了火车后,向家人打给电话或者发个短信。当一切安顿下来,乘务员以标准的新疆口音提示你换票,列车广播播放着新疆音乐,那时便知道,这是真的要回家了。

  旅途中总有很多趣事,大家来自不同的大学,却前往相同的目的地。于是,打牌、聊天成了火车上的娱乐主题,将车厢的氛围点燃起来。

  不是新疆太远,而是甘肃太长。当你在火车上晃过一整个白天后,无不感慨这句话的写实性。在过了亚欧最长的隧道后,车窗外瞬间变得白雪皑皑,车厢内总会发出一阵感慨。这才是雪景!

  到了第三天的早上,大家会起得格外早,与其说不想起来洗漱时没水,不如说是兴奋得无法入睡。进入新疆,火车的速度瞬间快了许多,用列车员的话说,“终于到了自己的地盘了,当然要撒丫子的跑。”然后,大家会翘首以盼地望着窗外,直到看见大阪城的风车,于是开始纷纷拿出手机向家里人报备:我即将到达,请快点做好接站准备。

  火车缓缓驶入乌鲁木齐南站,拿着箱子,挎着包,自觉的排队等待下车。在重新踏上这大西北的土地时,一股干而冷的气息向你扑来。深深地吸一口,长长地吐出来,拎着包,拉着行李箱,飞快地出站。

  见到接站口伸着脖子望你的父母,你知道,到家了。那种喜悦和欣喜几乎无法用言语表达,百感交集也不过如此。拉着父母的手,卸下一身疲惫,才明白,家,其实是最重要的。

 

 

 

 

责任编辑:
http://www.vxiaotou.com